清香扎根山西,有着说不尽的缘分
2021-12-09

的名字叫“清香”。

说起来,我的历史可是很长了。

这段历史有多长,你看看山西的历史就知道了,作为“中华母体香”的我就是随着人类的不断繁衍生息而历久弥新的。

我的故事说起来,要从石器时代开始。

在山西这片神奇的土地上,因为地处黄河流域,很早就出现了文明的痕迹——在国内已发现的七八十个旧石器时代遗址中,山西占了二十几个,有不少就分布在汾河流域,仅襄汾一地,就坐拥旧石器时代的“丁村遗址”,和新石器时代的“陶寺遗址”。




丁村遗址(图源:百度百科)

而我和山西的联系,则要从仰韶文化遗址说起。

从地理位置来看,仰韶文化遗址主要分布于河南、陕西、山西三省交界地带,以及渭河流域,这里同时存有大量关于黄帝、炎帝的古史传说,仰韶文化与中华人文始祖黄帝或有着密切关系。

1982年3月,由国家文物局、山西省文物局、考古研究所和吉林大学考古专家组成的晋中考古队,对杏花村遗址进行了野外调查和试掘,发现遗址下埋藏的古代遗存相当丰富,面积约15万平方米。



2012年,杏花村遗址考古发掘30周年纪念大会

专家分析和鉴定其文物分别属于仰韶、龙山、夏商文化时期,表明早在6000年前,这里已经有先民从事酿酒生产活动,6000年前的仰韶文化时期的文物“小口尖底瓮”,正是杏花村先民较为普遍酿造“人工谷物酒”的历史见证。

这种谷物酒最初散发出来的就是醉人的清香,也是粮食最自然、最原始的味道


有意思的是,知名文化学者彭敏曾到访山西的庞泉酒庄,这也是一座以生态酿酒为主题的清香型白酒酒庄,他觉得,庞泉酒作为清香型白酒,扎根山西,是一种难得的缘分。



为什么这么说呢?

他觉得,作为“中华母体香”,清香型白酒是中国白酒的“根、脉、魂”,在山西这样一个文化原乡,空气中又飘扬着中华母体香,这是地域文化和酒文化一次浪漫的相遇和相守,而因为庞泉酒的强势崛起,这个故事直到今天还在延续。

他这么一说,我还真是自豪感满满。

不过,虽然是酒文化之源,但我真正获得“清香型”这个正式的名字,时间其实并不长,这还要从建国后的国家名酒评比说起。

第一届国家名酒评选始于1952年,仅有四席,清香型的汾酒是其中之一,对了汾酒和庞泉还是老邻居呢,大家都在吕梁山下,一个在汾阳、一个在交城。



但其实,“香型”这一分类真正被官方认可,并应用在名酒评比当中,是在1979年第三届名酒评比之后。

1979年举办了第三届名酒评比。本届评比同样先考核聘用了白酒国家评委,也首次把全国参加评选的酒样进行分类。即按香型分为浓香型、酱香型、清香型和其他香型五大类。相同香型的白酒分成一组进行评比,最后再评选出新的八大名酒。



到2021年3月,随着馥郁香型白酒国家标准制定正式落地,目前,中国白酒国标香型共有11种,即:清香、浓香、酱香、米香、老白干、凤香、芝麻香、兼香、特香、豉香、馥郁香

40年的时光岁月,香型的大家族越来越兴旺,但是作为清香的我却始终是这个大家族的源点。

著名酿酒专家、酒业大师高景炎曾说,往前看,清香拥有“众香源三香,三香源清香”这一厚重的历史根基,是最有资格挖掘历史、倡导文化的祖级香型;往后看,清香型白酒可以说是最有时代穿透力的香型,其独有的清爽型口感不仅为中老一辈消费者所喜爱,更是极易俘获年轻一代消费者心智。

其实,“三香源清香”正是因为汾酒具备悠久的酿酒历史和行走的技艺传播,开枝散叶之后也就有了中国白酒的大繁荣和大昌盛。

而今,作为汾酒的“邻居”,清香庞泉是大清香新时代的一个“新物种”,通过生态酿造酒庄运营和智能化的设备酿出了清香庞泉美酒

我还记得,重庆作协副主席、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李元胜也是好酒之人,他说浓香型白酒就像夏天的热烈浓郁,酱酒就像秋天的内涵复杂,“而清香型白酒最像春天,它柔和清新,带着万物初生般的喜悦。”

宣传片

关闭